49歲女人再婚三天就後悔了,這把年紀,男人娶你無外乎兩個目的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8/10 檢舉 我要評論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我們把中老年人的「尾端」人生,形容為一個人的黃昏歲月,將他們的戀情也稱之為黃昏戀。

很多時候,我們更關注年輕人的戀情,也更對年輕人色彩斑斕的情感生活更感興趣,而忽略了其實人無論到了哪個年齡段,都需要愛情的滋潤。

中老年人也是如此,甚至,黃昏人群更需要感情的慰藉。

少年夫妻,老來伴。但不少夫妻經歷過了少年時的浪漫,壯年時的忙碌,及至中老年卻只剩下苦情。

有的人時運不濟,人到中年,經歷了人生三苦之一的喪偶之痛;有的人在孩子成年之後,終於不想再忍受「槽點滿滿」的另一半,果斷恢復單身。

無論哪種,在晚年如果沒有一個可以交心的老伴,空蕩蕩的屋子裡只有孤枕和電視,想想都有些空寂。

有的人有兒女相伴,或者忙著給兒女帶孩子,暫時可以排解一個人生活的寂寞,而有的人卻不被兒女所需要,需直面晚年的悽惶與失落。

有的單身中老年人,不甘於寂寞,開始尋找自己的第二春。

但往往二婚家庭利益分化矛盾重重,總是難以收穫最終的幸福。據不完全統計,中青年人群中二婚家庭離婚率達到60%以上,也就說每十對二婚夫妻中,有六對最後會離婚。

那麼二婚的中老年人真的就那麼與世無爭嗎,真的能夠幸福嗎?

窺一斑而知全豹,通過一個身邊的例子,或許我們能看到黃昏戀存在的一些問題。

劉萍年輕的時候是個不可多得的佳人,當年在秧歌隊的時候追求者可不少,說她是縣秧歌隊的一枝花也絲毫不為過。

後來劉萍嫁給了隊裡的一名嗩呐手。嗩呐手的嗩呐幾乎是自學成才,隨便什麼曲子,只要給他聽上兩三遍,他就能吹個八九不離十。

最關鍵的是,他跟劉萍年齡相仿,他動聽的嗩呐聲打動了劉萍的心。劉萍不顧父母的反對嫁給了幾乎家徒四壁的嗩呐手。

在她看來,在一段婚姻中,人才是根本,錢可以賺,物質條件可以憑著夫妻二人的雙手創造,可如果人不行,那麼一切就如鏡花水月。

事實上,她的想法並沒有錯。婚後,夫妻兩個憑藉著秧歌隊的人氣和人脈,組建了一個二人臺的團隊。

當地婚喪時,家庭富裕的人家就會請一些歌舞團或者二人臺的演員來表演,劉萍夫妻倆就瞄準了這個當時還並不發達的市場。

很快夫妻倆就賺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在縣城裡買了房子。

劉萍和丈夫用實際行動,向父母說明了男人「窮」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窮男人既沒想法還懶。但是,自從他們買了房子後,婚姻也出現了陣痛。

婚後很長一段時間,丈夫在劉萍面前都表現的很順從,但自從兩人賺了錢買了房後,丈夫一改以前的唯唯諾諾,開始變得張牙舞爪不可一世。

有一段時間,凡是劉萍支持的,丈夫都是反對,不分緣由不管對錯,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

都說家和萬事興,這句老祖宗的經驗之談可不是空穴來風。自打夫妻兩個「將相不和」之後,兩人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手底下的人員也是走的走,散的散。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