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優秀的人,很少去參加同學聚會,甚至淡出了同學群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8/27 檢舉 我要評論

01

「不如開個同學會,拆散一對是一對;有錢的一桌,沒錢的一桌;結婚了一桌,離婚的一桌......」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同學聚會,不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樣單純。一方面是興起了攀比之風,一些有錢或者有權的同學,成為了同學會上的主角;

一方面同學情,也慢慢變淡了,大家對於婚姻的觀念,也改變了,總有人在同學會上,興風作浪。

俗話說:「一粒老鼠屎,毀掉一鍋粥。」一場同學聚會,因為有了一兩個惹是生非的人,整個聚會,都變了味。

還有同學群裡,本來大家就是敘敘舊,有事的時候,互相幫助一下,但是總有人在群裡亂說話,還喜歡把同學們上學的一些爛事,發到同學群裡,讓大家一起來討論。

如果你認真觀察,你就會發現,真正優秀的人,很少參加同學聚會了,甚至喊也不來了。

02

上個月九號的時候,副班長阿浩組織了一次同學聚會。全班四十八個同學,來了二十七個同學。

阿浩一邊和同學們聊天,一邊抱怨:「很多同學,真的不夠義氣,說好了來參加聚會,結果臨時變卦了,都不來了。還有的同學,一開始就拒絕參加同學聚會,根本就忘記了曾經的友誼。」

我了看一下聚會人的名單,發現好幾個混得好的同學,也沒有來。先說一說同學張明,在上海一家大企業裡當管理人員,月薪三萬多。

我打電話給張明,他說:「我真的想來參加聚會,但是我很忙,也請不到假。你知道,企業就是以效益高低來論成績,

容不得你渾渾噩噩過日子。去年過年的時候,我也沒有回家,就是買了車票,讓父母到上海來,和我一起過年。」

張明工作很忙,我也能夠理解他,手下有五六十個員工,他要是幾天不去上班,弄不好大家的工作,就會一團糟。

再說一說同學王達,他在江西南昌上班,屬於體制內的人。他怎麼說,也混到了處級幹部,但是他卻不來參加同學聚會了。王達不是沒有時間,而是不想來。一家老小都在江西南昌定居了,回老家一趟,也真的不容易。

我發微信給王達:「你啊,就自己開車來,也就幾個小時的事情,就到家鄉了。」

王達說:「其實,開車來,不是不可以,但是我真的不想參加同學聚會,我現在不喜歡這樣的聚會場合,太折騰了。」

還說一說同學趙覓,他就在縣城裡,也不來參加同學聚會。班長、副班長、學習委員,都打電話給他,他也不來。他說:「我就是一個養豬的人,還參加什麼聚會?」

其實,趙覓辦了一個養豬場,年收入二三十萬,混得一點都不差,也沒有人看不起他。只是他不想來參加聚會,他更熱衷於和生意場上的人打交道。

我還發現,一些不來參加聚會的同學,並不是一次聚會都沒有參加過。前幾年,同學聚會,每次都能夠有四十多個同學聚在一起。

特別是第一次同學聚會,陸陸續續來了四十五個同學,只有三個同學沒有來了。

上個月的同學聚會,我參加到一半的時候,就找藉口離開了。聚會的時候,副班長阿浩和班花聊得很起勁,兩個人一直在嘀嘀咕咕。

有同學說,阿浩離婚了,正在追班花。我很驚訝,班花都沒有離婚,難不成,她有了婚外的愛情?

最令人難以接受的,就是吃飯的時候,同學趙立,居然聯合了幾個男同學,把同學孫蘭灌醉了,把同學吳茂也灌醉了。

從一開始,我就發現趙立是一個喜歡興風作浪的人,他就是希望別人出醜。吃飯的時候,一共有三桌,幾個混得差的同學,

坐在角落裡,都沒怎麼說話,估計他們以後,也不會來參加同學聚會,坐「冷板凳」的滋味,不好受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