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開後,一定要和我兒子離婚!」婆婆的「臨終遺言」,改變了兒媳一生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8/31 檢舉 我要評論

愛情和婚姻,是我們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說,你選擇一個怎樣的人結婚,就等於奠定了怎樣的人生基調,所以從一開始就應該明確:

自己嫁得這個人和其背後的家庭,是否值得託付。如果不值得,那麼即便結婚了,幸福也離你越來越遠了。

簡·奧斯丁有一句經典名言:「婚姻,只考慮家境是荒謬的,不考慮家境是愚蠢的。」

為什麼「家境」對於一段婚姻來說如此重要?

因為婚姻遠不像戀愛那般簡單,婚姻不是兩個人而是涉及到兩個家庭。如果門不當戶不對,那麼婚後的日子,發生矛盾的頻率可想而知。

有些女人在深陷愛情的時候,往往沒有任何理智,總覺得自己只要付出的足夠多,就能得到認可。殊不知,你越是沒有底線,對方就越是不尊重你。

從你放棄底線去愛一個人,去護一個家庭的時候,你的人生就已經失去主導權了。而失去主導權,便是下坡路的開始。

翠萍是一個從小被父母富養長大的孩子,可能正是因為從小被保護的太好,所以她的內心非常單純,非常善良。對於愛情,更是奮不顧身。

翠萍在嫁給自己的前夫之前,沒有談過戀愛。結婚的時候,對方的家庭條件很差,連彩禮都沒有拿,但翠萍並不在意這些,只跟他過一輩子。

婚姻遠不像翠萍想像的那麼簡單,她曾經以為只要嫁給愛情,日子就會幸福美滿。卻完全忽略了他背後的家庭,對一段婚姻會有著多麼至關重要的影響。

結婚後,翠萍漸漸發現,日子越過越艱難。因為她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被丈夫寵愛著的新婚妻子,而是一個任憑婆婆呼來喝去的免費保姆。

她的婆婆是一個很強勢的農村女人,每天都要求翠萍做飯,做家務。在她看來,這本就是女人的本分,自己當年也是這麼過來的。

翠萍沒辦法,只能辭掉工作,哪怕後來懷孕了,也就沒有閑著過。

結婚以後的這些年,翠萍幾乎沒有出現過笑臉,每天都是圍繞著家務和孩子轉。而她的老公呢,不僅不顧家,不掙錢,還染上了賭癮,欠了很多外債。

最嚴重的一次爭吵,是他拿走了家裡僅有的積蓄,並且全部輸光。翠萍整個人陷入一種無邊無際的絕望之中,一心只想離婚。

可即便在這種情況下,婆婆也並未向著自己,而是埋怨翠萍沒有一個強大的娘家,甚至埋怨翠萍沒有出去工作掙錢……

平心而論,翠萍自從嫁過來,對待婆婆一直都是盡心力盡力,從來不曾怠慢過。說是翠萍把她當成親生母親來照顧,也不為過。

前兩年的某一天,婆婆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去,在醫院住了將近1個月。在這期間,她的兒子一次都沒有去看望過,前前後後都是翠萍在照顧。

可婆婆並未對翠萍有半句感激,甚至還覺得,這是身為兒媳理所當然的。

可以說,翠萍的前夫能染上賭癮,對家庭不負責任,多半跟婆婆的驕縱和溺愛脫不了干係。無論什麼事她都慣著自己的兒子,說兒媳的不是。時間久了,他便越來越沒有底線了。

一個人三觀的形成,跟從小的生長環境和父母的教育息息相關。

想要子女三觀正,首先父母就要做好榜樣。可婆婆本身就拎不清,又怎能指望自己的兒子,能擔負起一個家庭的責任呢?

翠萍最後意識到,她和婆婆,和老公之間的矛盾,並不僅僅是對某一件事物的認知不同,而是三觀不同。這是根本上的矛盾,並非一朝一夕便能化解,甚至永遠無法化解。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