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可以啃老:多少人離開了父母,就是廢物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8/02 檢舉 我要評論

01

小盧最近和老婆紛紛辭掉深圳的工作,回了老家。

2年前,他倆特別嫌棄在老家的安逸生活,從小就是那個環境裡長大,不愁吃穿,大學也是在本省讀的,回家2小時車程。

結婚門當戶對,沒有經濟煩惱,房車爸媽買的,工作是自己考的公務員,雙方父母的人脈也都在那個職業系統,遊刃有餘。

婚後,日常生活父母出錢出力補貼,孩子也是爸媽帶,日子過得太舒服了。

人啊,得來太容易,認不清自己,很容易飄,他倆都特別信奉那種「跳出舒適圈」的勵志雞湯,於是,紛紛辭去老家的公務員,一鼓作氣到深圳大展身手。

在深圳的2年,花了不少冤枉錢,走了很多彎路,光是每天通勤,就要了半條命。

由於壓力和勞累等各種原因,小盧得了胃炎,小盧的妻子也總是這裡不舒服那裡不舒服,週末,倆人都是出租屋裡蹲,不想動,深圳的繁華與他們毫無關係。

他倆最終明白,脫離了老家的人脈和圈子,他們啥也不是。脫離了父母每天一日三餐、家務小事的加持,他倆根本就是吃不起苦的人,過去實在太高看自己了。

去年年底,兩人還不死心,還想折騰著把老家的房子賣三套,湊個首付在深圳買房。

疫情來了之後,小盧失業,老婆的工作也還不穩定,他倆不得不緩下來,最終痛定思痛,打消了在深圳創造奇跡的妄想,回到老家,重新起步。

小盧回老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給他爸爸媽媽作了個揖,「不走出去,不知道自己全靠啃老,之所以活得好,主要是沾了爸爸媽媽的光,離開了爸爸媽媽,像個廢物。

以後,會老老實實在家鄉好好發展,給爸爸媽媽養老,報答爸爸媽媽。」

02

這兩年,人人都說老張老了。兩年前,他還總是一副年輕小夥的樣兒,容光煥發的,長著一張沒有被欺負過的臉,現在的他,不知不覺中面色晦暗,著裝也不講究了。

老張自己也尋思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明白是怎麼回事——累的。

自從父母先後去世,很多以前父母替他做的事,他不得不親力親為,僅僅2年扛下來,就老了一截。

老張從記事起就沒怎麼下過廚房,他父母太疼愛他了,讀書的時候心疼他學習辛苦,工作了又心疼他工作忙,孫子出生後,乾脆老兩口一肩挑起,貼錢鐵力帶孫子。

他平時工作忙,想吃什麼,父母第二天就辦到。他之所以一直都穿得很好,也是因為經濟上沒壓力,

婚房婚車都是父母給買的,日常生活費幾乎是父母全包,他和妻子又不缺房子,工資掙多少花多少,沒壓力。

老張的父親四年前去世後,他母親依然扛著,給魯彬接送孩子,包括接送輔導班和每天的三餐和家務,扛了兩年,也突發疾病去世了。

沒得老可以啃了,老張這才開始有了一點點,人到中年身不由己的感覺。

以前,老張每次在網上或者在現實中,聽到人們抱怨這抱怨那,他都覺得人咋這麼脆弱,一點難處都受不了,覺得是別人不夠樂觀,心胸不夠開闊。

現在,他才明白,是他太膚淺,是他過去的人生太輕鬆了,輕鬆到他習以為常,輕鬆到他以為人生來就是這樣,家家戶戶都是這樣。

總之,老張的幸福泡沫,在父母雙雙過世後,就一一破滅了。

03

這兩個故事讓我想起曾經看到過的一句話:「哪有什麼歲月靜好,不過是有父母可以啃老」。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