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做人,該翻臉時就翻臉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6/30 檢舉 我要評論

「對於人品差的人,對待的方式只有零容忍!」

小何與小廖是大學同學,在同一個寢室生活。小何是有些潔癖的人,總喜歡把自己的東西收拾的潔淨,幾乎是一塵不染。

而小廖,是因為和上一個宿舍的人相處的不愉快,與宿管溝通而搬到與小何同一個宿舍。

一天, 小何在床上學習,小廖想要去套近乎,於是爬上小何的床上。大學宿舍的床,空間是非常小的,

小廖幾乎就是貼在小何身上,讓小何感覺很不適應,畢竟自己和小廖不熟,對於這種自來熟的行為,已經讓小何心裡產生了不悅。

聊了幾句算是相互認識了以後,小廖把小何桌上那包軟糖一股腦倒到嘴裡,道了個別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位,準備休息。

小何也乾脆把桌子收了起來,書也看不下去了。因為一邊含著糖一邊學習是她學習時的一些小癖好,糖沒了,書了看不下去了。

低頭一看,原本潔淨的床上有一個淺淺的,黑色的腳印子。小何看到這個腳印甚至有些想吐,甚至有些想發怒。

從剛才莫名其妙靠自己很近,把自己的糖吃完破壞了自己的學習時間,又給有潔癖的小何床上留了一個黑腳印。

一連串的讓小何討厭的行為讓小何非常反感,不過想到未來可能還要相處很長一段時間,鬧不愉快會讓整個寢室氛圍很尷尬。想到這裡,小何終究還是什麼都沒說。

「有時候,委曲求全是換不到完整的大局的,只會讓自己更委屈。」

不知為何,此後的小廖更喜歡粘著小何,在外人看起來,她們像是形影不離的朋友。但是只有小何自己心裡清楚,她打從一開始就不喜歡這個人。

小廖見小何的床鋪以及她的一切總是保持的很乾淨,半開玩笑的希望小何能夠幫她整理一下床面,因為她自己不擅長整理自己的東西。

小何很爽快的就答應下來了,因為小廖總是爬上自己的床,而且總靠著自己,離開後大大小小的總會留下一些「來過」的痕跡,這讓小何非常厭惡。

既然阻止不了她來找自己,那就幫她稍微弄乾淨些,自己的床面也會稍微乾淨些吧,小何是這麼想的。

只見床上的床單又灰又黃,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怪味,枕頭套上口水漬、鼻涕漬都有,杯子裡還胡亂夾雜著一些沒洗的內外衣褲。

「嘔!」這是小何見過最髒亂差的床鋪,又聯想到小廖總是爬到自己床上和自己非常貼近,想到這些小何胃裡翻滾了起來,忍不住幹嘔。但在小廖眼裡,這似乎是一種蔑視。

小何也感覺到了氛圍的異樣,迅速給小廖道了歉,並且將自己一套換洗的床套被套送了一份給小廖,讓小廖自己換上。小廖想了想,把這套床套枕套扔進了垃圾桶,臉黑的能滴出水。

「有些忍耐是沒有價值的,爆發的那一刻,一切都相同。」

小廖和小何的關係確實不如從前了,不過小何還是覺得值了。一套被套換來小廖不再爬到自己床上,怎麼想怎麼開心。

不過這段時間維持的不久,小廖又自來熟的和小何拉近關係,但小何一直把關係拉在非常普通的普通朋友關係,以此拉開距離,因為小何最忍受不了髒。

一次,小廖像往日一樣積攢了很多衣服,該洗了。但自己的桶不夠,不知怎麼想的,用自己的桶裝自己的外衣褲,

而用小何的桶裝了自己的內衣褲。小何依舊選擇忍著,她用自己的臉盆解決自己最基礎的洗漱洗衣。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