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到中年,三種人不要再聯繫了,毫無意義,都是無效社交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6/01 檢舉 我要評論

人是一種群居動物,在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交匯中就會產生各種社交關係,有人說人脈就是一種間接的財富,他是一種珍貴的無形資產,有了好的人脈其實也就意味著有了更多的路。

社交固然重要,但在我們積累人脈的同時是否有真的想過,有些社交對於我們而言,到底是機遇還是負擔呢?

我們擠破腦袋想要進入的高層社交是否能夠帶來等量價值的交換,我想很多人都沒有真正正視這個問題。

我們是否都在維繫著毫無意義的圈子?

在電視劇《歡樂頌》中,樊勝美日夜流連於攀附上流社會的生活,想要嫁給一個有錢人,改變自身的命運。

她一直在努力地維持著自認為高品質的社交,想嫁入豪門,但也正如曲筱綃評價她的那一句: 她以為她是這個桌上的女賓,但其實她是這桌男人的主菜。

對於樊勝美來說以為這些社交是她攀龍附鳳的好機會,但其實別人根本沒把她放在眼裡。

而我們很多人似乎也在維繫著這種自以為不錯的圈子,以為擠進了上流社會的圈子,自己也就成為了上流社會的人。

其實,與其通過社交來證明自己的層次,不如早點明白,人只有自我的提升和努力才能結交相同層次的人,是我們自己決定了社交的層次,而不是社交層次決定了我們。

社交中價值的交換

交友其實求的是品質不是數量,再多虛情假意的朋友比不上一個真情實意的朋友,優質的社交,其實就是一種等價值的交換。

人都是一樣的,正所謂禮尚往來,很多的社交講究的都是價值交換,沒有那麼多空手套白狼,當你有足夠的價值,自然會有相同的人和你結交。

就像奇葩說中楊奇函說的: 如果你是一個普通的學生,上午圍觀了成龍的新片發佈會現場,下午旁聽了馬斯金的制度經濟學,晚上買票參加了李澤楷的慈善晚宴,這些能說明什麼呢?

即使你在朋友圈或者微博上向全世界人描述你和成龍他們多麼的熟悉,又有什麼意義呢?

你向成龍要簽名的時候保安依舊會攔住你,馬斯金不會給你寫推薦信,李澤楷也不會和你合夥做生意。

面對自我的社交其實我們首先要理解,社交意味著價值的交換,如果你無法交換等同的價值,誰會把你當作圈子裡的人?

無效社交其實就是一種莫大的愚昧

當我們沾沾自喜以為通過社交進入了更高級的圈子的時候往往是最可悲的時候。

因為你不僅被這種無效的社交浪費了時間,甚至還被蒙蔽了雙眼,以為優質的社交就能成就自我優質的人生。

無效社交其實就是一種莫大的愚昧,我們浪費的時間精力其實都是在做無用功,一個不願意提升自我而靠著頭破血流擠進原本不屬於自己圈子的人在別人看來其實就是一個笑話。

張韶涵有一句話說得很好:「我不需要給我修路的朋友,因為我自己有翅膀。」

你若盛開,清風自來,你足夠優秀,自然會進入更優秀的圈子,社交其實根本不是維繫的,而是通過提升自我努力的。

尤其女人到中年,這三種人就不要再聯繫了,毫無意義,都是無用的社交。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