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最大的惡,是不懂「知止」

菠蘿蜜 2020/06/01 檢舉 我要評論

《道德經》說:

「罪莫大於可欲,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放縱自己的欲望是最大的罪過,貪得無厭是最大的過失,不知足會給自己招來大禍事。

歷史上就有這麼一個人,他因為欲望成就了自己的上半生,也因放縱欲望毀了自己的下半生。

他本來是掌管文書的一個小吏,卻因機緣巧合位極人臣;

他成了輔佐贏政一統六國的千古一相,卻又被殺滅族身死道消。

他就是秦朝丞相李斯。

「鼠道」啟發爭名利,拜師學藝求晉升

李斯出身平凡,本來是楚國上蔡的一個小鎮青年。

可能在他前二十年的人生中,最大的成就大概就是在競爭上崗中,打敗了其他同事成了糧倉管理員。

如果沒什麼大的意外,他這一輩子可能就這麼渾渾噩噩地過去了。

那他是怎麼從一介平民成為千古一相的呢?

在《史記·李斯列傳》裡,司馬遷記載了這麼一個故事:

有一天,李斯去上廁所的時候,無聊之中他發現,廁所裡的老鼠是又臭又瘦,它們不僅吃人的排泄物,還總是被過往的人和狗嚇得倉皇逃竄。

與此同時,生活在糧倉裡的那些老鼠卻是又肥又胖,它們不僅吃得非常豐盛,而且住的都是寬大的糧倉,過得很是安逸快活,很少受到驚擾。

同樣是老鼠,地位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李斯從這兩種老鼠的不同「鼠生」展開了思考,然後由此生出感悟:

原來,人其實也像老鼠一樣。

一個人活得好不好,不是取決於他的智慧和才能,而是取決於他有沒有抓住機會,改變自己所處的環境!

於是,受到啟發的小鎮青年李斯,就發誓要尋找機會改變自己的生存環境、改變自己的人生。

不久之後,他就果斷辭去了倉庫管理員的工作,跋山涉水跑到齊國向荀子學習。

荀子是當時天下最知名的大學者之一,他教了李斯關於如何治理國家的「帝王之術」。

而李斯對自己的職業規劃也很清晰,學成之後他沒有像其他畢業生一樣傳道授業,也沒有憑藉「留學生」的光環回到祖國去發展。

他對老師荀子說:

「詬莫大於卑賤,而悲莫甚於窮困。

久處卑賤之位,困苦之地,非世而惡利,自讬於無為,此非士之情也。

故斯將西說秦王矣。」

最大的恥辱莫過於卑賤,最大的悲哀莫過於貧窮。

如果一個人長期處於卑賤的地位和貧困的環境之中,卻還要非難社會、厭惡功名利祿,標謗自己與世無爭,那這人簡直就是假正經。

而假正經不是他的追求,他一直記得那兩隻命運不同的老鼠。

所以,他乾脆一路向西,直奔當時最強的秦國而去,打算通過遊說秦王而獲得名利。

《諫逐客書》顯野心,位極人臣揚姓名

李斯野心勃勃而來,但他的運氣卻不怎麼好,因為他剛到了秦國不久,秦莊襄王就去世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