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簡」:精神層次越高的人,活得越「簡單」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8/25 檢舉 我要評論

01

約伯斯在27歲時便躋身億萬富翁的行列,那一年有位著名攝影師給他拍照,發現約伯斯的家裡極為簡單,幾乎沒有什麼傢俱,不免大為驚訝。

約伯斯說:「我所需要的也就是一杯茶、一盞燈和一個音樂播放機而已。」

穿簡單的牛仔,住簡單的房間,過簡單的生活。原來,蘋果公司最簡單的設計就源於約伯斯的這種簡單的生活方式。

簡單往往給人一種輕鬆的感覺,記得《極簡》中有這樣一段話:擁有更少物品的生活總能讓人感覺自由,給人以蓬勃的生命力,使人們充滿希望和目標。它使人們在精神層面得以拓展,不僅僅是作為物品的累積者而生活。

人,其實就是時光中的過客,多餘的東西不僅佔用時間、空間,還會使人身心俱疲、失去自我。

精神層次越高的人,越懂得丟掉一切多餘的負擔,追求簡單的生活才最可貴。

02

在這個極速發展、物欲膨脹的時代,簡單的生活格外受到推崇。

這裡說的「簡單的生活」,並不是指讓人過得清貧,而是追求一種輕鬆、健康的和諧心境。

1921年,愛因斯坦受邀到荷蘭萊頓大學執教。學校要給他高規格的待遇,但被他婉言謝絕,只要求有:

「牛奶,餅乾,水果,一把小提琴,一張床,一張寫字臺,一把椅子。」如此就好。

後來為躲避法西斯迫害,愛因斯坦移居美國。

普林斯頓大學要以當時的最高年薪16000美元聘請他,他卻說:「這麼多?能否少給一點?3000美元就夠了!」

他說:「依我看每件多餘的財產都是人生的絆腳石。唯有簡單的生活,才是給我創作的原動力。」

人生真正需要的都是一些很簡單的東西,比如空氣、衣服、飲食和睡眠,這些基本的東西正如恰到好處的調味品,能調出生活最本真的味道。

周國平曾說:「如果一個人太看重物質享受,就必然要付出精神上的代價。」

古往今來,一切賢哲都主張簡樸,目的就是為了不當物質欲望的奴隸,保持精神上的自由。

劉禹錫在《陋室銘》中寫到:「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孔子雲:何陋之有?」

正所謂,自由人以茅屋為居室,奴隸才在大理石和黃金下棲身。

精神層次越高的人,必定淡然於追求物質的奢華。一個安於簡單的人,即使不是哲學家,也差不多了。

03

人生其實很簡單。心跳則活,心不跳則死,簡單到只有「生死」兩個字。

但是,由於有了金錢、權利、地位,簡單的過程也變得跌宕起伏,撲朔迷離。

人生雖然很簡單,但也離不開事業、婚姻、社交。

事業,可以很簡單。

正如「布鞋院士」李小文,他是光腳穿著80元布鞋,著裝「任性」的中科院院士,是中國地理遙感界的泰斗。李小文的一生只有兩大心願,一是做「大資料時代的大地圖」研究,二是好好編一本教材。

朴樸實實地做研究,盡心盡責地教書,就是李小文簡單的一生。

婚姻,可以很簡單。

正如楊絳和錢鐘書,他們的婚姻,沒有什麼驚天動地,只有細水長流,沒有太多的「我愛你」,只有用一生相伴相守的「我習慣有你」。

正如一房二人三餐四季,簡簡單單就是人們嚮往的婚姻狀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