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誰帶,6年見分曉:婆婆帶,先笑後哭,自己帶,先苦後甜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9/24 檢舉 我要評論

前不久我看了北大考古女孩鐘芳蓉的故事後,一度很感慨,難道一切都是天註定,成材的註定成材?

鐘芳蓉從小都沒有父母陪在身邊,爺爺奶奶只照顧吃喝,完全不懂教育,照樣優秀。

但今天,聽了蔡姐的故事和心裡話之後,我有了不一樣的思考。

蔡姐的兒子不到半歲就交給了婆婆,婆婆人很慈愛,喜歡帶孩子,勤快,做得一手好菜,把孩子交給她,再放心不過了。

蔡姐過了6年的神仙生活,她很慶倖自己遇到了好婆家,自己只負責生一下,沒有因為孩子而失去職場和最美好的年華。

蔡姐的閨蜜和蔡姐差一個月生孩子,因為婆婆堅決不帶孩子,不得不辭職,做了全職媽媽。

這些年,閨蜜無比羡慕蔡姐有好婆婆幫忙帶孩子,總是抱怨自己帶孩子無比瑣碎辛苦,失去職場,收入減少,壓力山大,每天圍著鍋爐灶台轉,生活枯燥,內心自卑,一度陷入嚴重抑鬱症……

然而,6年後,蔡姐的人生和閨蜜的人生完全反了過來。

孩子6歲半上小學,蔡姐把兒子接到身邊來,當頭棒喝從天而降。

兒子一直不怎麼在身邊,所以她很少關注幼兒的教育和成長,沒有那個意識、緊迫感和資訊管道,所以她兒子「無憂無慮」地玩到上小學,沒有上幼小銜接班。

沒想到一年級的課程如此之難,兒子完全跟不上課程——蔡姐陪他學拼音和寫字,他不學,冷戰,對抗,寧願空坐兩三個小時。

讓他背課文背古詩,他就一直哭,哭得蔡姐心煩意亂,恨不得把他丟出去算了。讓他別背了,直接睡覺,他又不肯,害怕第二天老師檢查,背不出挨批評。

每天晚上都要磨到十一點才能睡覺,兒子身心疲憊,蔡姐也身心疲憊。

除了這些,蔡姐的兒子吃飯巴不得有人喂,衛生習慣不好,懶。無論蔡姐怎麼輕聲細語跟兒子講道理,他一個字也不聽,語氣重了,他還頂嘴。

開學快一個月了,蔡姐感覺自己已經短壽了10年,處於崩潰的邊緣!

而蔡姐的閨蜜則很輕鬆。她的兒子一直跟著她,從1歲開始就學習自己吃飯,3歲就學自己穿衣服鞋子,刷牙,洗臉。

由於家裡沒老人,家庭成員少,關係簡單,意見統一,完全不存在過分寵溺。

所以,幾年鍛煉下來,她兒子生活自理能力很強,整個社區裡,只有她兒子可以獨立去家附近的商店,幫父母買醋和簡單的菜。

閨蜜長期接觸全職媽媽圈子和各種課外輔導圈子,進行各種資訊對比,很果斷地放棄了「快樂教育」,讓兒子5歲開始上幼小銜接,還報了每週一次的英語和街舞。

事實證明,孩子喜歡充實而有趣的生活,而不是父母認為的「無憂無慮」的瞎玩。

他很早就在課外輔導班裡習慣了老師佈置作業,上小學就跟上輔導班一樣自然。

每天放學回家,洗手,寫做作業,看半小時動畫片,吃晚飯,學10分鐘英語和練10分鐘字,下樓找小朋友玩,9點回家洗澡,聽故事或者和父母聊天,睡覺。

聽了蔡姐的吐槽,閨蜜這才意識到區別,意識到這6年並不是白白犧牲,感歎道:「原來,孩子誰帶,區別這麼大,僅僅6年,天差地別。把孩子交給婆婆帶,看似輕鬆省事,其實先笑後哭,自己帶,真的是先苦後甜!」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