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人生真正的贏,就是不爭

我说你听就好 2020/05/22 檢舉 我要評論

一:莊子說:朱泙漫向支離益學習屠龍的技術,耗盡了千金的家產,用了三個春秋的時間,學成出師之後,結果發現無龍可屠殺。

朱泙漫是一個愚蠢的人,因為自然之中並不存在龍,就算學來屠龍之術也沒有任何用處,但是當我們嘲笑朱泙漫的愚蠢與荒唐時,卻不知世俗之中的大多數人都是這樣荒唐而又偏離實際。

在這世間,智者只是少數,大多數只是愚人,他們活在自己的臆想之中,偏離實際,違背自然,用自以為是的方式,企圖滿足自己期望,結果弄得自己滿身疲憊,狼狽不堪。

一個人的方向錯了,不管他多麼努力,人生終將是徒勞,他的努力換不來自己想要的結果,反而會白白浪費了心力,使結果變得更糟。

《道德經》中說:善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勝敵者弗與。

善於做事的人不崇尚武力,善於打仗的人不輕易被人激怒,善於戰勝敵人的人不會和敵人正面產生爭鬥和衝突。

人生真正的「贏」,絕對不是通過爭鬥這樣低級手段來達到的目的,而是選擇不爭。

正所謂「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當你沒有企圖用武力這樣低級手段和對方爭奪時,人生就不會存在輸贏。

就好像在人生中,當你不故意製造衝突時,就不存在輸。

《莊子》之中有這樣一句話:聖人以必不必,故無兵;眾人以不必必之,故多兵。順於兵,故行有求。兵,恃之則亡。

聖人不斤斤計較,所以沒有戰爭;俗人過於計較,所以戰爭頻繁;放任交爭之心,所以有貪求的行為。依仗交爭之心行事的,則一定滅亡。

人生真正的贏,並不是靠爭鬥而獲得的,而是在不計較之中自然出現的狀態。

所以聖人從來沒有斤斤計較,而世俗之人常過於計較,過於貪求,希望用強硬的力量塑造贏的結果,但是依靠戰爭之心來行事,則一定會滅亡。

二:

有這樣一個頗為有趣的笑話:在一所動物園裡,不知道什麼原因,袋鼠經常能從籠子裡跑出來。

管理員看到之後,就召集大家開會來討論原因,經過一致判斷,認為袋鼠能夠從籠子裡跑出來,是由於籠子的高度不夠,於是他們決定把籠子的高度由原來的十米加到二十米。

但是第二天發現,袋鼠還是跑到外面了,於是他們又把籠子加高到三十米,結果又發現袋鼠一樣能跑到外面。

整個動物園的管理人員非常著急又氣憤,並且不斷討論這件事情,後來他們把籠子準備加高到五十米。

當他們正在緊鑼密鼓的加高籠子時,長頸鹿就和袋鼠們一起聊天,長頸鹿問袋鼠:「以你們看,這些人會不會繼續加高你們的籠子呀?」

袋鼠說:「這個很難說,如果他們還繼續忘記關門的話。」

在人生中,很多人面對「袋鼠跳出籠子」這個問題時,總以為是袋鼠的籠子不夠高,卻很難發現,只是因為籠子的門沒關。

這種本末倒置的荒唐不斷的在世俗之人的生活上演,當我們想要追求某一個目的的時候,從來沒有停下腳步,看看自己的方向是不是對的。

解決這個思維陷阱的根源,就是學會放下自己的自以為是,看清事物的本質。

《道德經》中說: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算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

不單憑自己所見反而能看得清楚;不自以為是反而能受崇敬;不自我誇耀反而能顯功勞;不自高自大反而能夠長久。正是因為不和誰相爭,所以沒有誰能與他相爭。

放下自己的自以為是,以順應自然的態度發現事物的本質,才能更好的處理問題。

人存在主觀意識和情感,我們用自己的主觀意識,帶著區別心將事物區別對待,卻因這樣的區別對待而違背自然規律,最終讓自己偏離了本來的原點。

而真正的智慧之人,眼裡沒有其他的事和物,心是清澈明亮的,才不會陷入思維局限之中。

就好像站在大道角度審視自然的狀態一樣,心中沒有功與過的概念,自然不會驕傲;心中沒有窮與富的概念,自然不會沮喪和炫耀;心中沒有勝與負的概念,自然不會去刻意爭奪。

然而,這樣看似平凡而又沉穩的狀態,才是真正合于道的智慧行為。

用戶評論